导航菜单
全屏通栏广告背景
网站标志
文章分类
文章正文
[聚星注册]生命即将结束的他从失忆中醒来,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
作者:聚星注册    发布于:2019-01-28 12:03:02
摘要:[聚星注册]生命即将结束的他从失忆中醒来,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
疾驰在高速路上的跑车不停晃动,陈锋捂着快要裂开的头,睁开了眼睛。

“小,小弟弟,你没事吧?”

专心开车的周莉莉看了眼后视镜,悬着的心落了地。

陈锋坐在后驾驶位上,透过后方刺眼的灯,还能看清周莉莉。

是她撞了我……

“嘶,这是哪?”

漆黑中,陈锋只能看清车灯前的水泥路,紧接着一辆辆飞驰的机车飞驰过去,只留下一道低鸣的余音。

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撞你的,是有人追杀我!我一不小心……”

说着周莉莉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,哭声中带着绝望。

陈锋晃了晃脑袋,看着身上穿着蓝色连体衣的外卖服。

他忽然笑了,笑的很开心。

三年前的一起车祸自己失忆了,没想到就在前五个小时,又因为一起车祸,记忆又回来了!

准确的说,是回来了一部分。

身体仿佛更加听话了,好像更有力气了,除了脑袋上还流着血的伤口。

“呼……我还要谢谢你呢。”

陈锋的声音很小。

虽然记忆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他敏锐的察觉到,这辆车好像被包围了。

果然……

“嘀嘀嘀……”

狭小的乡间马路上,三辆悍马并排堵住了后退的路,先前超过去的机车已经横成一道墙,封死了前面的路。

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青年,正悠闲的蹲坐在路边上抽着烟。

“啪嗒……”

陈锋掏出了口袋里的香烟,黑夜中火光明亮了一下,紧接着熄灭,一个烟圈飘出了窗外。

“好熟悉的景象,记忆中,我应该也这么干过,我杀的人又会是谁呢?”

他像是在抱怨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甚至还带着一丝责怪。

敲了敲太阳穴,陈锋眯着眼望着脸色紧绷到一团的周莉莉,笑道:“靠边,停车。”

周莉莉咬着牙,粉粉的小脸涨得通红,看模样她是想直接撞过去。

陈锋头上的伤口,好像更疼了。

“机车后面应该有地钉,恐怕还有大块石头,冲过去车毁人亡,大姐姐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”

陈锋趴在座椅之间的缝隙上,用着一种像是在和人商量的神态,顺带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小眼睛。

周莉莉似乎没有听到,眼泪落下,滴在丰盈的大腿上。

距离更近了。

马路边上的青年笑的更加得意起来,好像再等看一场热闹。

陈锋眺望了一下路边的黑夜,从零碎的记忆中,回想起了一句话。

“那无边的黑夜,将吞噬一切!”

话音非常的冰冷,就连刚刚还在抽噎的周莉莉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。

忽然,一双温暖的手抚摸在了她的大腿上。

“啊!”

周莉莉大叫一声,紧接着看到陈锋整个人从狭小的座椅缝隙,挤到驾驶位上。

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坐在腿上的这个男人,可怎么用力都没用,像是一座不能撼动分毫的大山。

坐在驾驶位上的陈锋,关闭了射灯,整个人吞没在了黑暗中。

他眸子闪烁着兴奋,指了指副驾驶位。

“你,过去。”

像是命令。

周莉莉居然想都没想,撅着身子爬了过去。

她六神无主的爬到了副驾驶位上,短裙下包裹的完美曲线,挤出了一抹粉红。

“黑色比较好看。”

陈锋端着下巴舔了一下嘴唇,一脚油门踩到了底。

“嗡……”

发动机发出低沉暴戾的吼叫,随后跑车内一曲躁动的dj响起。

歌声像是发号命令的信号,刚响起,漆黑的跑车冲了出来。

跑车没有调头,依旧按照原来的方向冲去。

“大家退后,等下翻车别撞到了!”

“大哥,车上好像还有一个男的。”

“反正是出的车祸,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呢。”

中间的悍马车里,叼着烟的独眼男,恶狠狠的笑了起来。

钻到路中间的跑车被前后的灯光照的没了影子,坐在驾驶座上的陈锋吧唧了一口香烟,有些不耐烦起来。

“太亮了。”

“嗡!”

高速行驶中的跑车,再一次加快了速度。

颤抖的地面,低沉的汽车咆哮声,让围在公路边上的西装青年都愣在了原地。

独眼男被突如其来的一幕,惊得连烟屁股都吸进了半根。

“妈的,见过不怕死的,头一次见这么不怕死的!这投胎也太急了吧?”

陈锋吐了一个烟圈,猛地一个刹车,双手用尽全力操控着疯狂摆动的方向盘。

他暴起青筋的双手,控制住了方向盘。

“嘎呲……”

抓耳挠心的刹车声传来,马路上多出了四道清晰的车轮印。

猛烈的摩擦,像是要在马路上拉出一条火光。

来不及他们反应;

冰冷漆黑的跑车在这狭小的公路上调头了!

独眼根本就没想到,有人能在这么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完成漂移。

更何况急速下的方向盘是多难控制!

这几乎是不可能的,

除非他是怪物!

围在机车边上的西装青年被刮过来的风掀翻,吃了好几口汽车尾气。

刺眼的车灯忽然亮起,照射到悍马的挡风玻璃上,远近灯光互换,坐在副驾驶的人都挡住了自己眼睛!

“他,他是想撞过来?”

疯狂的念头在独眼男心里蔓延,眼看跑车快到近前,他咽了口唾沫。

你不要命,老子还要命呢!

独眼男怂了,慌忙倒挡,加速后退。

“砰!”

刚后退几米,跑车就撞了过来。

高速行驶的跑车像是一把锋利的切割机,齐齐的将悍马车前的保险杠切开了。

独眼男望着刚才停靠的位置,下意识打了个寒颤,仿佛刚刚和死神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他望着没了影的跑车,哆嗦着右手掏出了手机。

“喂,喂,李总,人跑了。”

“混蛋!”

即便是没开外音,听筒里爆发出来的吼叫,还是传了出来。

独眼男当着自己小弟被人训了一顿,脸早就红到了耳根。

“是,李总说的是,不是她会飞,是坐在她车里的那个人会飞!”

“是谁?”

独眼男解释道:“我没见过,不过我已经记住他的相貌,保证三天内一定将他俩抓给您!”

“嗯,尤其是周莉莉,这娘们儿没在我手里,周氏集团就不是我的……”

通话被挂断,独眼男一把将手机摔在了地上,阴着脸,黑黄的牙齿咬的咯咯直响。

“你们和手下的兄弟说下,三天内把周莉莉和那个混蛋给我抓来,抓来!”

……

满是刮痕的跑车开进了闹市区,周莉莉从刚刚的惊慌中恢复了过来。

“谢,谢谢你,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。”

陈锋扭头呲牙笑道:“我俩扯平啦。”

她望着陈锋阳光的笑容,一时间变得有些结巴起来,“什,什么扯,扯平了?”

陈锋没想着解释,难不成跟她说,谢谢你撞了我,我才能恢复记忆?

不多说,下一站就是精神病院。

陈锋把车停靠到一个破旧的小区门口,指了指一栋都快要拆迁的居民楼。

“我到家了,拜拜。”

周莉莉木讷的看着陈锋下了车,忽然嚎啕大哭起来。

无助的哭声钻出车窗,被过往的路人听到。

豪车,又是一个大美女,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。

“小伙子哄哄吧,玩归玩别这么无情!”

“现在的90后花着爹妈的钱,到处留情……”

“小区前段时间才死了个女的……”

流言蜚语听的陈锋有些无语,你们知道啥?

他翻了个白眼,重回了车内,装模作样的安慰着。

“美女,看你这么漂亮的份上,我劝你早点回去。”

可能是害怕了。

这句话效果出奇的好,哭了一阵的周莉莉感激的看了陈锋一眼,开车离开了。

站在楼梯口的陈锋憋屈极了,光开心记忆找回来,自己刚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电动车却不见了!

吃饭的家伙没了……

而且,他现在不敢回家。

貌似,有五个月的房租没交了吧?

自己这三年过得也太惨了……



陈锋跑回下车的地方,望着一辆车都没有的小巷口。

昏黄的路灯下,他点燃了一根烟。

“从组织离开,我应该不缺钱来着……”

现实非常的残酷,他再怎么努力,还是想不起来……

陈锋蹲在马路边上抽了半包烟,确定跑车美女不会回来后,离开了。

他步伐有些沉重,硬着头皮走上了楼。

居民楼层间间距很近,几步就走到了一扇紫色的防盗门前。

熟练的掏出钥匙。

“咔……”

门开了。

门后是一条三米长的阳台过道,由于没有开灯,面前一片漆黑。

“沙沙……”

细微的衣料摩擦声被陈锋听到,眼神忽然间变得冰冷起来。

隐隐约约,他看到了尽头有一道黑影。

“谁!?”

他喝了声,一只手闪电般的探了过去。

一步距离,仅仅用了两秒,陈锋就将尽头的黑影擒拿。

他右手抓着黑影的脖子,拇指呈勾状钳着对方的喉咙。

只要他发力,这人必死无疑!

只是,握在手里的触感滑腻腻的,黑影传来的体香,

很熟悉。

拍开墙壁上的开关,阳台的灯光亮了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松开黑影脖子,陈锋头也不抬的靠着墙壁,支吾了起来。

“我,我以为进了小偷。”

灯光下,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弯着腰,不停的咳嗽着,水灵灵的眼里全是眼泪。

不是哭,是呛的……

“王八蛋,老娘见你这么晚不回来,听到开门声还以为进贼了。”

熟悉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,话中的愤怒到了极点。

“老娘这不是开慈善堂的,都五个月没交了,我都快喝西北风了!”

没这么夸张吧。

陈锋心里嘀咕了一句,脸上不慌不忙,堆着笑。

“还,还有,我电动车没了……”

就算找到,恐怕也不能骑了。

“什么!?”

房东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大,一双看似无力的小白手,拽住了陈锋的耳朵。

“陈锋啊陈锋,咱们也认识三年了,要不是老娘开车撞了你觉得愧疚,也不会收留你!”

得,又是一个肇事者。

怎么都是女司机呢?

陈锋有些无奈,反正耳朵不疼,就让她拧着吧。

“这么大房子,老娘租你才五百,看你是个孤儿给你买电动车送外卖,都快成你妈了!”

大半夜的,房东的声音特别大,脸皮再厚,陈锋也绷不住了。

“那,那个,咱们进去再说吧。”

房东瞥了眼陈锋,笑了起来,“小子害臊起来了?”

说着她抱着双手,灯光下,精致漂亮的五官格外的有吸引力,那凹凸有致的身段。

“我知道你为什么嫁不出去了。”

陈锋突兀地说了句,先前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化解了。

“老娘嫁不出去就怪你,跟个妈似得,能嫁的出去吗?”

房东名叫赵倩,相比名字,陈锋更愿意叫她倩姐。

这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,无微不至的关照,让失忆的陈锋好端端活了三年。

每个月交的房租;倒不如说是给他体检。

赵倩会用这笔钱,定期带着陈锋去医院检查,整整三年没变动。

进了房,一室一厅的格局引入眼帘。

赵倩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过来一张化验单,模样也没了先前的愤怒。

“这个是你上次的体检单,医生说脑部损伤已经基本恢复。”

陈锋笑嘻嘻接过化验单,顺带瞟了眼黑色睡衣下的赵倩。

“要是你嫁不出去,就嫁给我吧。”

赵倩愣了一下,白皙的皮肤下透着粉,笑骂道:“老娘可不想被人说老牛吃嫩草,你小子别做梦了!”

看样子她很开心。

临走时不忘交代道:“对了,之前送外卖太辛苦,我拖一个大学同学给你找了份工作。”

看陈锋想要说些什么,赵倩眯起了月牙似的眼睛。

“当然,辛苦不是你丢了电动车的理由,这笔钱是要还的。”

像亲人一样;也许,她是这世界上,唯一真心真意对自己好的人吧。

想到这,陈锋笑了。他笑的很开心,像是吃了一罐蜜,甜的有些腻人。

好再赵倩嘴里说出的话,会冲淡这种甜。

甚至,会变得有些发涩。

陈锋躺在床上,没再去回忆三年前自己的财产放在了哪,而是去看桌上的一份任聘信息。

“周氏集团,保安……”

砸吧了一下嘴巴,陈锋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一份保安的职务确实一般般,可要放在全市唯一的上市企业上。

这无疑是一个肥差。多少人,想进去都进不去。

……

清晨,早早就起床的陈锋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白白的脸上还能看出一道浅浅的伤疤,阳光的相貌,带着几分斯文。

整理好赵倩拿过来的西装,陈锋非常满意。

“嗯,穿的还人模狗样的。”

依靠在洗手间门边的赵倩忍不住夸了句,话从她嘴里出来,总是那么的刺耳。

开心的陈锋,一点也不在意。出了门,陈锋来到公交站台。

汽车来了,人群开始攒动,陈锋却没上车。有人拽住了他。

“小子,识相就边上来,虎哥找你有事。”

陈锋平静的看了眼边上的红毛青年,抬手看了眼时间。

“下趟车到是五分钟后,我给你们四分钟。”“哟呵,遇到一个硬茬。”

红毛青年扬了扬身子,指着陈锋的鼻子和两个同伴笑的非常得意。

“哪边?”陈锋没搭理这三个人。

“装什么逼,跟着老子走。”

“也不知道虎哥干啥,偏偏自己来,这样的,我一个就能打十个!”

三个青年走的很慢,晃着肩膀甩着头,脚后跟都快踢到后脑勺了。

看似嚣张的举动,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。

只是,他们站在远远地。

“这小伙子应该是得罪人了吧?”

“我看是,要不咱们报警?”

“你可别管闲事,实在不行帮着打救护车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陈锋跟着他们走到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小巷口,独眼男正靠在墙边上抽着烟。

“嘿,虎哥人到啦!”

先前牛逼哄哄的红毛小青年,谄媚的小跑了过去。

独眼男直勾勾的盯着陈锋,咧嘴道:“兄弟,很久不见了。”

陈锋认真的想了想,接着问道:“我们见过?”

独眼男愣了一下,看样子,他真的不认识自己。

他脸色有些阴沉,一口黑黄的牙齿露了出来。

“老子找了你一晚上,你说你不认识我?”

说完他用眼睛瞟了下边上的几个小青年。

得到命令后,红毛青年从衣服里抽出了一根钢管,跳似得站在了陈锋的面前。

“我还要上班呢。”

“啥?”

红毛青年一愣,棍子都快到他脑袋了,居然这话?

“啪!”

速度快到没人看清,红毛摸着火辣辣的脸都吓傻了。

“最烦别人在上班的时候找我。”

这句话是陈锋对独眼男说的。

同样的速度,只是力道不一样。

陈锋一拳劈到了他的手臂上,独眼男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咔擦……”

像是木板断裂的声音传来,他直接倒在了地上,一脸的痛苦。

手臂诡异弯曲的弧度,让站在边上的两个小青年都哆嗦了起来。

他们眼里的惊恐,像是看到了怪物。

陈锋轻轻的拍了拍手,看了眼时间,刚好够。

才第一天上班,迟到就不好了。

他完全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,就像是吃饭前飞到碗边上的几只苍蝇。

赶走,或者拍死就行了。

丝毫都不会影响吃饭的食欲。

出了巷子口,等着看热闹的人们有些失望。

手机摄像都打开了,出来的却是被带进去的那个人。

“难道他们是朋友?”

“看着不像啊……”

“我靠,快看有个人躺在地上!”

路人望着没事人一样搭上公交车的陈锋,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。

陈锋并不强壮,穿好分配下来的保安服,感觉很别扭。

周氏集团主要是做化妆品的,在市场上,不光有自己的品牌,还做经销,集团规模很大,光分公司不下二十家。

单单一栋三十层的大楼,足以见证雄厚的财力。

现在是开会时间,除了十几个守在出入口和监控室的保安,所有人都来到了大厅里集合。

作为一个刚来公司的新人,陈锋并没有显得很热情。

相反,他很低调;

低调到没几个人愿意和他说话。

“听说董事长昨天出了车祸死了!”

“这话你可别乱说,这工作我可是拖了好几层关系才进来……”

“什么叫我乱说,公司高层都传开了”

“卧槽,那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,怎么就死了……”

谈话的两人就站在陈锋前面,从语气中可以听出两人的惋惜。

才来上班,董事长就死了?

真晦气。

开会时间很短,用了不到十分钟。

被分配到主楼看管进出人员安全的陈锋,有些无聊。

“小陈呐,你姐姐喜欢啥?”

带他过来的是安保经理,和陈锋不同,他穿着西装。

“我姐?”陈锋从进公司的那一刻开始,这个叫刘长福的中年人一直非常客套。

“赵倩不是你姐吗?”刘长福打了个哈哈。

“把你弄进来,我花了不少关系,好再我还有点本事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刘长福下意识的扬起了脑袋。

紧接着他搓了搓手,油光光的秃头上,带着色眯眯的笑,道:“你姐答应和我吃个饭,我不知道该送些什么,她喜欢花吗?”

陈锋很反感这人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拿着安保手册离开了。

刚刚还在邀功的刘长福,面子有些挂不住。

“我能让你来,同样也能让你走!”

是威胁吗?

不是。

陈锋心里自问了一句,这种威胁,远不及对生命的威胁。

他一点都不害怕,反倒是觉得可笑。

“好!过河拆桥是吧?”

刘长福伸手擦了一下脑袋的汗,肥胖的脸上全是愤怒。

陈锋站在保安亭里,无聊的翻动着安保手册。

这里面全都是高层的相貌,是为了避免发生误会。

陈锋的注意力被第一张照片吸引了。

图册上的女人长的非常漂亮,温暖的笑,仿佛能俘获人心。

尤其是那双带着威严的眼睛,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。

关键这个女人,他还认识。就是昨天开车不小心撞到自己的臀大波圆的小妞。

“周莉莉,她是这里的董事长,死了吗?”

陈锋勾起了嘴角,传闻是错误的,她可没因为车祸死了。

再说,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,就这么白白的死掉;

多可惜呀……

本以为是谣传,一天下来,已经变成了集团上下皆知的秘密。

有人故意传播;

看来,她这一次遇到的麻烦,比被追杀还要棘手。

刘长福没再找陈锋,清净的让人意外。

下班回家,陈锋看到了从楼梯走出来的赵倩。

刚准备打招呼,刘长福板着脸跟了出来。

“哟,姐弟俩倒是挺巧啊。”

刘长福看到陈锋,不自觉挺起了腰,言语带着刺。

“你们干嘛去?”

陈锋挡在了满脸不情愿的赵倩面前,语气非常平静。

“干嘛?吃饭开房呗。”刘长福有些肆无忌惮,伸手准备搂在赵倩的肩膀上。

赵倩一个闪身跑到了陈锋边上,怒骂道:“找你妈开房去!”

刘长福哼了声,像是早就猜到了似得,威胁道:“你托的事我可帮了,明知道老子是什么意思,还给我装纯情?”

“你走吧。”陈锋解开袖口,说话的语气非常轻,像是再劝一个三岁小孩别闹。

刘长福一看陈锋的右手,嘿嘿笑了起来:“怎么?想跟老子玩?”

陈锋皱了一下眉毛;

玩?

多新鲜的词啊……

很久没听到人这么说了。

赵倩向他使了个眼色,小声道:“我的事你不用参合,他在这附近有点势力。”

刘长福听到了,跺着脚显得十分得意。

“小子,老子在这一块混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,今天你姐要是伺候好我,我可以考虑继续留你在公司上班。”

仿佛这是一种施舍。

赵倩怒了:“你个王八蛋,长成这样还想打老娘的注意,做梦!”

刘长福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,眼里的愤怒快要喷出了火焰。

“臭婆娘,别给脸不要脸,得罪老子,你们别想在这里住了!”

赵倩没了刚才的果决;

她犹豫了。

刘长福得意起来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开店赔了钱,房子都抵押了。”

陈锋怔了怔,疑惑的看向赵倩。

她低头了……

像是没了力气依靠在了楼梯边上,眼里泛起的无助,让陈锋十分心疼。

“只要你答应陪我干点别的,我愿意借你十万块!”

刘长福显得更加得意起来,双眼色眯眯盯着赵倩,没了半点掩饰。

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陈锋看着正抽着烟的刘长福,小声道:“其实,你可以不说出来的。”

他生气了;很生气。“但是说了出来,就得付出点代价。”

他语气变得十分冰冷,原本空荡荡的西装,被绷的快要炸开。

刘长福嗤了声,看着慢慢走过来的陈锋举起了手机。

“慢着!想打架?”

他哼了声,慢慢悠悠的说:“你现在敢动我一根汗毛,我找到机会打不死这个女人!”

赵倩扯着陈锋的衣角,急道:“你别惹他,这,这事我来处理。”

刘长福叼着一支烟,得意道:“还想玩吗?要不老子叫几个人陪你玩玩?”

陈锋从裤袋里面掏出了一盒香烟,显得很随意:“那就打电话吧。”

“够横啊?等着!”刘长福冷笑着拨通了电话。

“陈锋!”赵倩快急哭了,她可知道刘长福在这一块的能耐,手底下有不少混混。

“你打不过他的,不,不就是一顿饭嘛,我陪他吃就是了。”赵倩显得有些无措,用力推着陈锋。

陈锋伸手拍了拍赵倩的手背,轻声道:“上一次这样对我说话的人,坟头草已经五米高了。”

她笑不起来;

因为陈锋的语气并不像在开玩笑,而是在陈述一件实事。

很快五辆摩托车开到了刘长福边上,车后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,绑在车后座的音响发出嘈杂的dj。

空荡荡的居民楼出口,一下子围堵了三十四号人。

其中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,只有七八个头发染着的花花绿绿的小青年,飞扬跋扈的走了过来。

绿毛青年凑到刘长福面前,拿手指着陈锋的鼻子问道:“大舅,是他吗?”

“对,就是他!”

刘长福嘿嘿笑着走了过来,丝毫不顾及看热闹的人们,骂道:“你刚刚不是很嚣张?”

陈锋看都没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混混,目光一直盯着耀武扬威的刘长福。

在他眼里,像是在看一场幽默的话剧。

“别看热闹了吧?咱们报警,万一出了什么事……”

“这小胳膊小腿的,能打的过这些人?”

“小兄弟,快点跑吧!”

围在四周的人们开始劝说,这更加激起了刘长福嚣张的气焰。

他满脸的威胁,喝道:“你今天要是给老子跑了,我会让你比现在更绝望!”

陈锋笑着掐灭了手里的香烟,随手扔在了边上的垃圾桶里,像是没听清一样掏了掏耳朵。

“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

听陈锋这么说,赵倩更慌了,干笑道:“我,我弟他不会说话,你做长辈的就原谅他一次。”

陈锋没打算和他多说一句话;

因为和一个无知的小丑说一个字,太浪费了……

“你干嘛?”

陈锋出手了,几乎是一根手指头就把刘长福提了起来。

围在边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,连拿着钢管准备冲来的小混混都咽了口唾沫。

这,这是怪物吧?

刘长福体重至少有一百八,被人一根手指头勾起来,在场所有人都难以相信。

熟悉的香味忽然从人群中挤了进来,周莉莉有些苍白的脸盯着陈锋,紧接着望向了刘长福。

“你,你是刘,刘什么?”
标签:聚星注册
广告位
聚星注册,聚星注册平台网址:www.cyqq.net



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12-2018 聚星注册公平公正公开平台

网站地图